一读小说 » 女频频道 » 凶案侦缉 » 番外五 钟妈变形记(2)【番外终】

番外五 钟妈变形记(2)【番外终】

    都说孕妇的口味是比较刁钻的,经常会突然想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或者是一些常人想都想不出来的奇怪搭配,钟翰就听过来人说,曾经有过一个孕妇,在怀孕之后最喜欢吃的竟然是苹果拌芥末,还有人竟然喜欢吃牙膏,一管一管的吃,恨不得吃米饭都加一点牙膏进去,听得钟翰都觉得头皮发麻,心里面一直祈祷有朝一日顾小凡到了那个阶段,可千万不要有这么奇葩的口味。

    等到顾小凡真的到了那个阶段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真的听到了钟翰的祈祷,顾小凡完全没有那种稀奇古怪的可怕口味偏好,这是一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顾小凡似乎也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口味偏好。

    她的饥饿感就好像是太阳的东升西落一样的稳定,但是她的口味却又好像是天上划过的流星一样,刚刚看到影子就已经飞快的掠过,消失不见了。

    于是这种情况就让顾小凡和钟翰都陷入了一个很为难的境地——在最初的时候,顾小凡感觉到了饥饿,但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吃什么,于是就冥思苦想自己到底想要吃什么,可是又觉得什么东西都不想吃,等到她好不容易想通了自己想要吃的是什么,告诉钟翰,钟翰便立刻动身出去买食材,或者买外卖,然而等到钟翰真的做出来或者买回来了,顾小凡尝一口就又觉得胃口索然,完全吃不进去,于是周而复始,每一顿饭对于两个人而言就都好像是精彩游戏一样,钟翰就是跑断腿,顾小凡就是吐弯了腰。

    整个孕中期,顾小凡非但没有像预期当中那样长胖,反而还瘦了一大圈,肚子倒是没有怎么耽误长,只不过这样一来看上去就更加突兀了。

    钟翰也因此感到心疼不已,眼见着顾小凡原本圆润的瓜子脸都有些干瘪下去,他都恨不得能把自己吃进肚子里面去的东西转化成营养分给顾小凡,或者干脆顾小凡胃口大开的每天大吃大喝,换自己替她去吐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只可惜,现在的科学技术还远远没有办法达到那种境界,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小凡遭罪,自己抓心挠肝却又无能为力。

    终于熬到了孕晚期,虽然说肚子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沉重了,顾小凡的胃口倒是终于恢复了正常,她开始变得不挑食起来,和之前的状态完全就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管是菜肉蛋奶,还是水果点心,都胃口奇好,又因为前期实在是吃了很多的苦头,不管是顾爸爸顾妈妈,还是钟翰的父母,都巴不得她能多吃一点,所以拼命换着花样的在帮顾小凡加强营养,各种零食水果更是从来都不断,就连顾小凡在刑警队的办公桌抽屉里面,也永远都备着一盒坚果,随时随地能让她掏出来吃几口。

    “多吃坚果好呀!坚果营养丰富,对孩子的大脑、眼睛还有头发都是非常有帮助的!”钟翰的妈妈在又提了一箱坚果给自己的儿媳妇送去的时候对她说。

    钟翰在一旁把盒子接过去,从里面掏出来一包碧根果,动作熟练的剥了起来,一边剥壳,一边没好气的说:“谁管孩子吃了哪里好!我现在就需要小凡吃了之后对身体好。人家怀孕都长肉,她倒好,都到了这个月份了,体重才刚刚超过了怀孕前!所以对我来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媳妇儿的身体健康。”

    “胡说八道!对孩子好对小凡也不会坏啊!就你关心你媳妇儿?我们这几个老的就不关心啦?”钟妈妈剜了钟翰一眼,“再者说,那孩子不也是你的!”

    “是我的不假,但是我跟小凡比跟孩子熟,所以当然也免不了会有个亲疏远近了,”钟翰剥完一粒碧根果,伸手喂到顾小凡的嘴巴里,一派自然的表示,“我是坚定不移的保大派,孩子什么的那都是随缘的事儿。”

    顾小凡一脸无奈的看着钟翰,钟翰这种有些孩子气的态度已经有一阵子了,打从自己胃口飘忽不定,开始一边长肚子一边消瘦的时候就开始了,其实她也很清楚,钟翰这完全是属于一种迁怒情绪,他事先考虑了那么多,自认为考虑的非常全面了,偏偏就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一种可能性,所以眼睁睁的看着顾小凡受了这么多的罪,挨了这么多的折腾,这都让他自责不已,觉得这些都是因为自己而造成的,这种自责在不断发酵之后,就变成了对肚子里面孩子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怨气,钟翰非常不理智的认为这个尚未谋面的小孩儿实在是有些不懂事,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体谅自己的妈妈。

    顾小凡跟他说过很多次,几乎所有女人在怀孕期间都要吃不同程度、不同风格的苦头,这似乎是在成为一个母亲之前必须要经历的一番历练,毕竟当了妈妈之后,还有更加艰巨的任务在前面等待着他们呢。

    钟翰听了她的这个说法之后,只得出了这样的一个感慨——“早知道历练开始的这么早,这么残酷,咱们俩当初不如选择丁克算了!”

    顾小凡对于钟翰的这种赌气的态度简直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刚好这会儿又听到钟翰自称是“保大派”,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婆婆,一脸担忧的开口对婆婆说:“妈,你说……他以后会不会不疼孩子啊?”

    “不会的,你不要理他现在说起话来多么嘴硬,”钟妈妈可是对儿子的这种言行态度一点都不买账,“到时候事实会打在某个人的脸上的,你等着瞧吧!”

    孕晚期的顾小凡胃口很好,营养的摄入也是相当的不错,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滋补之后,她的脸颊又重新恢复到了怀孕前的那种圆润,脸上也多了红润的血色,不过和她一起被滋补得很茁壮的,还有她的肚子,等到临盆的时候,走在街上已经开始有人猜测顾小凡肚子里面的是不是一对双胞胎了。

    “卸货”的日子一天一天的临近,钟顾两家都是极其的兴奋和紧张,钟翰看起来倒是挺平静的,一天到晚一副酷酷的表情,不苟言笑,眼看着顾小凡要临盆的时候,钟翰还参与了对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审讯工作,当他虎着一张脸走进审讯室的时候,那个等待审讯的犯罪嫌疑人看他始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表情有些可怖,所以没花多长时间就心理防线全面崩溃,把什么都和盘托出了。

    从此钟翰就又多了一个“用眼神杀死你”的审讯铁面大杀器。

    其实从内心深处来说,估计没有人会比钟翰更紧张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最最紧张和害怕的应该是即将面临这一切的准妈妈顾小凡,事实上却并非如此,顾小凡为什么会当了这么多年的“包子”?最大的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她心比较大了,打从怀孕以后,她一直就是一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心态,觉得反正害怕不害怕,自己也都是要经历这一遭,何必想那么多吓唬自己的事情呢。

    钟翰可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男人,他既不知道生孩子需要经历一些什么,又不方便去拉着那些当了妈妈的女同事打听这些东西,这种又无知又无措的感觉,一切都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的处境,都让他一颗心始终悬着。

    在顾小凡已经进入了随时可能有动静的那个阶段之后,钟翰就真的是变成了一个草木皆兵的人,哪怕是顾小凡夜里面因为身体沉重,翻身的时候发出一声梦呓,钟翰都会一瞬间就从睡梦当中醒来,紧张兮兮的坐起来,看看顾小凡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反应了,当然,这里面十次有十次都是“假警报”。

    因为他们俩的这个宝贝儿实在是一个慢性子,眼看着日子一天一天的溜走,都已经过了预产期的正日子了,这孩子还是稳稳当当的在顾小凡肚子里面安营扎寨,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搬个家的意思。

    最后没有办法,顾小凡被双方父母和钟翰组成的五人组一起护送到了医院,办了住院手续,打算动用现代医学的手段来催促一下这个没时间观念的孩子。

    到了医院之后,顾小凡不负众望的终于进入了待产状态,她开始了阵痛,因为开指还不够,待产室也不用去,就在病房里面来回踱步,因为那种疼虽然不撕心裂肺,却实在是让人心烦意乱,她时不时的还会难受的哼哼几声,她只要一哼哼,钟翰的脸色就会猛然一凛,仿佛下了霜一样,两只手攥紧了拳头。

    “好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寻仇的呢。”钟爸爸看着儿子那阴沉的脸色,忍不住在一旁偷偷的跟自己老婆吐槽,“我当年要当爸爸那会儿多开心!”

    “是啊,幸亏我儿子没像你那么没心没肺!他那是心疼小凡呢!”钟妈妈瞪了自己老公一眼,“我生钟翰那会儿疼的抓心挠肝的,你倒好,在一旁呲着牙傻乐,就那个表情,我现在回忆起来还想狠狠的挠你一把呢!看着就让人生气!”

    到后来,顾爸爸和顾妈妈也觉得钟翰实在是太紧张了,顾小凡那边还没有觉得特别的痛苦折磨,这边钟翰就已经黑云压顶了,他们只好过来安慰安慰女婿,告诉他所有女人生孩子都是要经历这么一遭,顾小凡现在的状态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让他放松一些,不要紧张。

    这么一来,钟翰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赶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继续陪着顾小凡在病房和走廊里面来回的散步,希望能够加快进程。

    不过到后来,事情就没有那么顺利了,顾小凡疼的越来越厉害,折腾了五六个钟头,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眼见着她整个人都已经要进入虚脱的状态,医生最终决定要给她进行剖腹产的手术,经过了一番紧张的术前准备,顾小凡被推进了手术室,而原计划是要陪产的准爸爸钟翰则只能被留在手术室外面的等候区,跟其他各个手术室里做着不同手术的患者家属一起等待。

    签手术志愿书的时候,钟翰总算有机会把他声明了快一年的话跟医生说了。

    “医生,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状况,我选择保大人,到时候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出来问了。”他紧张兮兮的对主刀医生说。

    主刀医生被他一脸认真的紧张表情逗乐了,点点头:“你放心吧,现代医学技术还是很发达的,一会儿一大一小,都给你送出来!”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钟翰务必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不,不是度日如年,应该说是度分如年,他已经没有办法抬眼去看那墙壁上仿佛停止了走动的挂钟,整个人也像是变成了一尊雕像一样。

    一旁等待的其他病人家属看到钟翰这副样子,都有些好奇了,悄悄的过来向钟妈妈打听,他们家是什么人做手术,到底是什么高风险的疾病。钟妈妈哭笑不得,只能照实说自己家是儿媳妇剖腹产生娃呢,儿子这是心疼媳妇,其他的病人家属听说是这么一回事儿,也都忍不住觉得笑了出来,纷纷过来安慰钟翰,告诉他没必要这么紧张,生娃是添丁进口的好事儿,应该高兴一点。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不会说话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不爱听那些男人关于“添丁进口”的说辞,在一旁说:“我就觉得这小伙子应该心疼心疼媳妇儿!你们这些男人就想着抱个胖娃娃开心,谁想过我们女人遭多大的罪呀!我当年就是剖腹产生的我们家闺女,后来整整一个月,刀口都没有长上,后来又送去医院缝了一遍,别提多疼多难受了,现在想起来我都直打哆嗦!”

    钟翰闻言,脸色又白了几分,更加沉默了。

    “钟翰,你要不要喝口水?”顾妈妈到底是心疼女婿的,虽然女儿进去手术室,她也牵肠挂肚,不过看到女婿这么焦虑,她赶忙给他递过去一瓶饮料。

    “妈,对不起。”钟翰抬起眼皮,对顾妈妈说。

    “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顾妈妈有些莫名其妙。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小凡生孩子,让她受这么大的苦。”钟翰眼睛有些红。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傻话!女人生孩子确实是挺受苦的,但是这个孩子是你们两个人共同决定要生,又不是你勉强小凡的!你呀,不用在这里胡乱的埋怨自己,真觉得小凡吃了苦受了罪,以后的日子里多包容她,多体贴她就够了。”

    钟翰连忙点点头,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种沉着冷静的气质,就好像是一个刚刚开窍的毛头小子一样。

    后来,他也确实是把这个承诺给履行的很好。

    正如医生所说,现代医学技术还是相当不错的,前前后后一个多小时,孩子和顾小凡都很顺利的被送出了手术室,孩子被抱出来的时候,钟翰抱过来看了看,然后交给双方父母,就又急匆匆的回去等着接顾小凡了。

    出院之后的日子就更是如此了,具体说他都做了一些什么,还真不太好去细数,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只要他能够取代顾小凡来做的,就都已经一手包办了。以至于别的女人抱怨起来,还会说什么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一辈子的女仆,顾小凡就只能抱怨,自从自己怀孕生娃之后,钟翰就把她给当成是自己养猪场里面的猪一样的去养活了。

    由于钟翰事事都很积极分担,再加上父母、公婆的悉心照料,顾小凡恢复的很好,没有留下任何的身体不适,更加没有一个月刀口还不愈合,只不过有一件事,始终还是让她感到忧心忡忡的。

    她发现男人和女人真的是很不一样,女人从孕育一条生命开始,就逐渐生出了母性,和孩子开始有了感情的羁绊,但是男人却并不是这样的,“成为父亲”和“打从心眼儿里愿意为了孩子付出一切”,这两件事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同步发生,就连钟翰也不例外,男人似乎需要在孩子出生之后,通过相处才能够逐渐加深那种血管里流动着的父子亲情。

    所以在夜里面睡眼惺忪的爬起来给哭泣的小娃儿喂口粮的时候,面对着在一旁心疼的让自己可以靠着打瞌睡,同时又有些怪孩子不懂事,一点也不心疼妈妈,居然半夜里要起来吃那么多次的钟翰,顾小凡又是感觉被心疼很温暖,同时又有些忍不住担忧。

    这个家伙以后该不会只疼老婆不疼孩子吧?

    这个担心在不久后的将来逐渐被证明是多余的,多年之后,钟翰从一个优秀刑警,多了模范老公的称号之后,又添上了一个新名头——孩子奴。

    当然,这就都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再慢慢讲给你们听吧。

    【这样一来,这本书就彻底完结了,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新书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思,接下来小莫会好好的去把这个构思具体化,看书查资料来补充知识库,大家春节后再见!么么么!】